栏目导航
一个黑客告诉你网赌
一个黑客告诉你网赌
只有吃过烟火撩过的饭,才知道澳洲野外生活有多幸福
浏览:142 发布日期:2019-10-02

澳洲早晚温差极大,别看白天阳光明媚舒适宜人,到了晚上温度就会骤然下降。

生火不仅可以烹饪牛腱还可以烤火取暖

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。想要在野外烹饪出美味的佳肴,好的器具一定必不可少。入门级就是可折叠烧烤架。先捡一些树枝作为生火的柴火,把一些小枝铺垫在下面,用几张报纸引燃,随后在表面加上较大的树枝,火就这样生了起来。随后打开烧烤架,放在火上预热。

另一个澳洲野外烹饪必备的工具就是铁锅,澳洲人称为“野营烤箱”。别看这个铁锅外形无甚新奇,且极具分量,但它却能炒、能炖、能烤、能煨。只要拿来使用一次,就知道户外烹饪再也离不开它。事实上,它最大的好处就是加热慢,但持续性长,且受热均匀。

在户外,伴随着美景和落日烹饪,胃口都会更好

发挥想象力,还可以用铁锅做法式早餐

大概半个小时后,揭开锅盖,米饭和葡萄干都已经吸足了肉汁,变得晶莹饱满,且呈现出诱人的金黄色,这时用木勺搅拌均匀,就是一道澳洲户外版的“手抓饭”了。

挖上几大勺放入盘中,肥瘦相间的羊肉已经在蒸煨过程中充分地释放了丰腴肥美的膏脂,鲜美滚烫的酱汁挤满了米饭的缝隙,葡萄干的甜美也见缝插针的浸润在周围,只吃得我大汗淋漓,心里却不忘暗暗赞叹,澳洲的羊肉果然名不虚传,且用柴火撩过的食材真的是世上一等一的美味。

我还记得,在昆士兰州的一个营地,我们才刚刚停好车,天上就已经开始飘起了小雨。要知道,刮风和下雨是野外扎营的最大敌人,但我们还是挣扎着把火生了起来,毕竟两斤新鲜牛腱正稳坐在车里,等待我们把它变成可口的晚餐。

澳洲地广人稀,气候温和,再加上空气纯净,使得澳洲人很小的时候就得以有机会和自然亲密接触。毫不夸张地说,野外生活已经深深烙在了澳洲人的基因和血液中。这里的每个城市都是围绕自然而建,低密度的人口和广阔的居住空间,使得人们无论身处在哪里,随便走走就能来到自然之中。

日日西餐,难免怀念中国菜。我也曾去过几家小镇的中餐馆,企图让我的“中国胃”得到抚慰,谁想到那些所谓改良的“假中餐”却让我吃得更加不舒服,于是我打算利用这口铁锅做上一顿真正的新疆手抓饭。

烧烤架可以烤制各种肉类

用铁锅做出的“手抓饭”,特意保留了黏稠的汤汁。

才吃了一口,身边的朋友竟然说出了“东方的味蕾和西方的烹饪之间产生碰撞,创造出贯穿世界的文明”这样因为过分激动而语无伦次的话语。

我先在本地的肉铺买上几块羊排,细细切好,保证每块都是肥瘦相间,锅中抹油,放入羊肉、洋葱炒制,再放入酱油、孜然等调料调味,加入开水和胡萝卜后,就到了最后一步,在羊肉上面铺上一层葡萄干,再放上一层大米。这时,只需要静静等待铁锅发挥自己的作用即可。

幸运的是,经过时代进步,我分外庆幸如今可以同时享受便利和美味,而不用去品尝那些听起来就很骇人的食物。

“有需求就有市场”,澳洲更不乏专营户外用品的商店,走进去大概扫一圈,就会发现追求生活舒适性的澳洲人,在野营方面精益求精的劲头完全不输日本人民。

铁锅的另一好处是把炭火放在锅盖上面,可以循环加热

火苗随着晚风上下跳跃,我不断地撩动着那块上好的牛排,不一会儿,从肉中渗出的牛油就滴溅在了炭火之中,发出“嘶嘶”的声响,这时更觉美味难挡。

澳洲的自然一直以纯净著称 本文图均为 喜喜 摄

直到欧洲移民的到来改变了一切,他们强行把这些原住民带进“文明社会”,摧毁了他们延续万年的文化,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,这些殖民者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原住民文化的影响,野外烹饪就是其中之一。

作为一名“美食爱好者”,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商店中大大小小的野外烹饪用具,比如各种型号的铁锅,质量精良的烤架,贴心的三明治吐司夹,集烧烤和炒菜于一体的多功能炉子(Ozpig)……这些产品设计的周全和贴心,往往会让我发出“哇,还可以这样!”的感慨。

一顿简单却美味的晚餐很快就做好了。放入盘中,小心翼翼切下一块,正是我要的五分熟——外面有些焦嫩,内里则呈现出诱人的粉红色。送入口中的一瞬,已经感受到被树枝熏过的特殊的香气,而咬下的瞬间,则惊讶于到它如黄油般丰腴丝滑,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融化在了口中。

但说到野外烹饪,就不得不提澳洲原住民。早在50000年前,澳洲原住民就来到了这片大陆,那时,他们面对的首要任务就是生存下来。

先前,我曾和一位澳洲朋友分享过野营烹饪的美妙,她深表同意:“想象一下,一天旅行下来,全家围坐在篝火四周,没有电视的打扰,也不存在智能设备,喝茶聊天,看满天繁星,单纯快乐的好似回到了过去的旧时光。”

他们拼劲全力寻找任何可以入口的食物,并拿自己当起了小白鼠,只要吃了没病、没死,就“照单全收”。时过境迁,虽然如今采集食物的工具先进了不少,但是原住民却一直生活在野外,他们也变得更加擅长寻找、猎捕食物,同时,在和大自然共生的过程中,也更加了解植物、动物和自然资源。这种“就地取材”经过多年改良,就形成了独特的澳洲国民文化,袋鼠、野兔、鸸鹋、负鼠等野味更成为了原住民的日常饮食。

在锅里刷上一层油,把扎好的牛腱放到中间,再把土豆、胡萝卜放在四周,盖上盖子小火慢煨,等肉变了颜色,就加点开水,继续炖着,不一会儿那诱人的香气就已经飘了出来,直等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,肉才炖至软烂。我迫不及待把一整块肉从锅里挪到盘中,再把紧扎的绳子一层层解开,把肉切成一片片大片,期间还要小心滚烫的肉汁儿。

我的环澳旅行已经进行到第七个月,我们也从北领地一路南下,跨过西澳,马上就要进入澳大利亚南部。不知道是不是气候的原因,各个露营地都出现了“禁止生火”的标示。一直都在生火做饭的我们,突然就分外怀念起那些充满烟火气的日子。

听完这番话,我就知道这看似居无定所、风餐露宿的澳洲野外生活,只有尝试过,才知道它有多幸福。